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健康保健常识 > 正文

鬼彤——暗月夜曲18章

2017/11/4 19:42:39 来源:网络 []

小说:鬼彤——暗月夜曲

第十八话 治愈的邂逅

逃避,受创后的伤口,朋友的情谊在沉沉的睡意觉醒后迷茫……——

  摇摇晃晃,凄凄惨惨,眼前的事物似乎都在眼里变地沉重起来,漆黑的楼道,锈迹斑驳的护手,这一切都仿佛在成诺的眼里剥落,一切都似乎变得虚伪,让人愤怒欲狂。网站99xjk.com

  “什么垃圾玩意儿!”成诺迈着沉重的脚步,嘴里恶狠狠地蹦出几个字。想着刚才那场战斗中饱受的羞辱!“拽个屁呀!”说着,整个身体都为之颤抖!

  吱呀,成诺喘着粗气推开房门,那股电流还在他体内作祟,让他精疲力竭,几欲昏死过去。

  “弱弱!你怎么了!”刘彦禧看着半身赤裸的成诺推门进来,他一个翻身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时借着灯光看着成诺,让他吃惊不小!浑身上下都是泥,带着斑驳的血渍,还有那异常突兀的罪恶纹章!

  成诺没有说话,只顾想着刚才的事情发狠。刘彦禧从没看过成诺露出过这种表情。受欺负了?这是刘彦禧第一个反应,于是一把扶住有些坡脚的成诺问道:“怎么了?谁揍你了?”

  成诺正在发狠思绪着那场压倒性的力量战斗,这时听见刘彦禧问被谁揍了,这无疑让他原本脆弱的自尊再次受到一次冲击!不禁甩手喝了一句:“走开!”

  作为室友,作为相处两年的好兄弟,刘彦禧怎么可能见到成诺这个样不管!于是他追问道:“谁揍你了?跟哥说,哥帮你打球他!”

  “滚啊!”

  “你这是怎么了?说出来,哥帮你报仇!”刘彦禧还是不依不饶追问下去。

  这时,成诺突然火了,猛将手一推,吼道:“听不懂人话是不!”

  成诺没有控制自己的力量,这一推猛地将刘彦禧推出了四米远,一直撞到客厅最角楼的墙壁上方才停下来。99性健康网刘彦禧只觉身体一飘,猛地受到一股重击,哇地下一吐出一口鲜血。刘彦禧有些不信地摸摸嘴角的鲜血,看着成诺。这是梦吗?弱弱居然打我!不是,梦也没有这么真实的吧。

  成诺一推过后,看着自己的左手。怎么会这样!

  “弱弱……”刘彦禧看着眼前的成诺呓语着,眼前的这个成诺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敏感又有些呆滞的成诺吗。

  成诺见自己突然把刘彦禧推飞,一下清醒了过来,正想着,突然,成诺只感到由于刚才愤怒的牵引,一股力量涌了出来,有些控制不住!成诺极力地压制着,他不知道这如果这股力量爆发会不会再伤到刘彦禧,于是大吼了一声:“快走!”

  虽然成诺这话是出自好意,但是传到不知情的刘彦禧那里就不是一回事了,这两个字仿佛就是尖锥一样地刺进心窝!“好!好!我走!”刘彦禧点点头,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这种感觉几乎都要让他哭出来,两年的情谊就像是在眼前赤裸裸地被撕裂!

  “快!出去!”成诺感觉压制不了力量了,大吼了一声。而刘彦禧这时心中又是被猛地一刺,绞痛不已!于是他加快脚步,气呼呼地重重甩上门,夺门而出一口气跑下楼道!几乎几次都要翻滚下去。鬼彤——暗月夜曲18章

  “啊……”力量终于压制不住了,蓬地一声!成诺的背部只感到一股撕裂的疼痛传来!顿时让他失去意识!重重地摔在地上,昏死过去。只留下一股股来回激荡的力量在整个房间里徘徊,呼呼作响!

  刘彦禧在楼道中听见成诺的喊叫,顿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往楼上跑了俩步,但是却又一下停了下来,一转头还是往楼下奔去。

  可能是由于傍晚的时候下过一场雨的缘故,一阵晚风吹来,居然让刘彦禧一个颤抖,觉得有一丝寒冷!这可是夏天啊!

  漫无目的刘彦禧走在小区的公园里面,空荡荡地一个人影也没有,自己想着要不要回去,但一转念低咒了一句:“混蛋,居然打我,回去个球。”

  咕……肚腹中一阵饥饿的声音传进耳朵,提醒大脑它该吃饭了。

  刘彦禧摇摇头,捂着肚子一屁股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无聊的发慌,但又不能回去。唉……刘彦禧重重地叹了口气。

  当刘彦禧望着漆黑的夜空出神时,突然脚上传来一阵冰凉。推荐99xjk.com在夏季冰凉东西总是带给一种惬意境界,但是这时的刘彦禧感受到的冰凉却是局部的,具体来说还是那么丁点儿地方,让人有点不舒服。刘彦禧低头看了一下,是一条棕黄色的半大土狗用鼻子碰了他的小腿。

  “怎么了?”刘彦禧摸摸土狗的头。土狗则舔了舔他的手,用着一种期期艾艾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不时还哼哼几下。

  “饿了啊……晕死,我也没吃呢。”刘彦禧看着土狗两手一摊,表示他实在没有吃的。那土狗不依不饶,举起前爪搭在刘彦禧的膝盖上,伸着长长的狗嘴直往刘彦禧身上蹭。推荐http://www.99xjk.com/

  “别介啊,得了,得了……停!”刘彦禧蓬着狗脸说着,那土狗也应和着把舌头直舔刘彦禧的嘴巴,想沾点油星。

  “喏……等着,这是我最后一个钢镚儿了。”刘彦禧在身上左右摸索着,最后终于在大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钢镚,拿在土狗面前晃一下,说着就往旁边的小店里走买了两根火腿肠回来。

  还没等刘彦禧把火腿肠撕开,土狗就一嘴咬了过去,那精准度可谓是分毫不差。刘彦禧看着土狗那撕开包装的娴熟动作笑着,就是自己都自叹不如。

  “怎么饿成这样了,你大姐呢?”刘彦禧摸着狗头,土狗虽然嘴里不停,但还是举头舔了下刘彦禧的手以表示感谢。这狗刘彦禧他认识,也可以说是从小看到长大的狗娃。鬼彤——暗月夜曲18章本来这狗很小的时候流浪到这里都快死了,后来总有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经常喂它东西和逗它玩,最后这狗也就定居在这个小区了,当然刘彦禧也算是它半个主人,也经常喂它东西。因为刘彦禧对那女孩的感觉有点深刻,确切地说是一种淡淡的喜欢,基于暗恋的那种。

  土狗很快就吃了个干净,完后还盯着刘彦禧看,很显然没有吃饱。刘彦禧无奈,摸着狗头说:“哥是没钱喽!”刘彦禧然后叹了口气。

  “那个……”突然,刘彦禧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冷不丁地把刘彦禧吓了一跳。我擦,走路没声音的啊!

  刘彦禧正欲发火,但是一转背却让他虎躯为之一震!苍天呐,大地啊,期盼已久的邂逅终于实现了。他背后那个正是经常喂狗的那个女孩!一袭白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头发,娇小的脸和嘴唇!大美女啊!刘彦禧从来都没有这么近眼看过美女!也许是宅的缘故吧。

  刘彦禧盯着女孩,女孩也看着他,顿时让刘彦禧血压直线上升,心脏狂跳不已,立即六神无主!脸一红慌忙地把头低了下去,满心的兴奋,一脸窘迫像。

  “那个……你可以养它吗?”女孩小心地询问了一下。

  好好听的声音啊,我的亲娘啊!刘彦禧在心里狂叫着,但是嘴上却不是那么顺畅。“啊……可……可……可以。”

  “你怎么了?”女孩问了一下,并弯腰从包里拿出一个汉堡包递给土狗。这时,刘彦禧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只见土狗卷缩着身体,明显对女孩有点抗拒,背上的鬃毛都倒竖了起来。

  它不是跟她听亲近的吗?怎么会这样?刘彦禧奇怪地想着,并立即回答了女孩的问话。“没什么。”

  女孩站了起来退后两步,那土狗谨慎地一下叼起汉堡包跑到了成诺背后。“你真的可以养它吗?”女孩说着,用着一种哀怨的口气。

  “恩。”成诺马上肯定地点了下头。

  “谢谢……”女孩的语气突然有了颤动,就像是要哭一样。

  刘彦禧一下慌了神,不知道自己哪里又什么说得不对。忙说:“怎么了,别哭啊!”

  那还摇摇头,“没事……你真好,你叫什么名字?”

  刘彦禧一听女孩话,大感受宠若惊。“刘彦禧!”

  “我叫王晴雯。”女孩抬起头笑了一下。

  就这样,事情有些超乎意料地发展了起来,两人在长椅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对于刘彦禧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日子。他从来都没想过能这样得肩并肩和这个女孩坐着聊天。

  “好神奇的力量,好想要!”突然在宁静的夜晚除了刘彦禧和王晴雯又响起了第三个声音,很低沉!让人压抑。

  “小心!”刘彦禧高叫了一声,将王晴雯抱住一滚!噼啪的声音这时就传了过来,还伴着疯狂的狗吠!

  一声哀鸣!土狗被一个东西踢飞了过去。“小子,你能感觉到我!”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在粉碎的长椅上面空气抖动了一下,一个高大丑陋拖着长长尾巴的恶魔影像顿时出现在了刘彦禧和王晴雯的眼前。

  不是吧!这是什么鬼东西?恶魔吗?刘彦禧瞪大着眼睛看着心里诧异地想着。

  “你快走!”女孩把刘彦禧一推。

  女孩的这一推让刘彦禧脑中一下闪过成诺的影像,刘彦禧极力地甩甩头,让自己不去想。

  “快走呀,它很危险!”女孩又说了一句。可是刘彦禧这时却实在走不动,虽然在游戏里恶魔看得多,但一见真货还是不由得两腿打颤。

  “一个别想走!”恶魔说着一巴掌就拍了过来。王晴雯见势拉着刘彦禧就跑。

  好凉。刘彦禧被王晴雯拉着跑了几步,只感觉王晴雯的手又滑又细,而且还异常地冰凉。两人刚跑几步,恶魔轰地一声就跳到他们的跟前,一挥手将两人都掀开了去。

  刘彦禧抱着女孩一滚,身体不自觉地就颤了起来。刘彦禧咬咬牙,用力将全身肌肉绷紧,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身体不抖。

  “汪……汪……”几声狗吠声传了过来,刘彦禧抬头一看,就见土狗一张嘴向恶魔扑了过去,一下咬中恶魔的手臂。刘彦禧见状一惊。“连狗都不怕,我怕球啊怕!”刘彦禧说着身体的颤抖也逐渐缓了下来。

  “阿黄!”刘彦禧听得王晴雯的一声大喊,把注意力又移到土狗那边。恶魔这时把手一甩,另一只抓掌狠狠地朝土狗拍了过去。

  啪……恶魔只觉手掌拍了个空,眼睛一转竟是看到刘彦禧抱着土狗滚到了一旁。“人类真是有趣,小子你不怕死吗?还是说你少根筋。”

  刘彦禧放开土狗从地上爬了起来,土狗则一下跑到王晴雯的身边,力张四腿嘶牙咧嘴得朝恶魔一声声爆吼将王晴雯护在身后。

  “怕……我现在都在抖着呢。”刘彦禧喘着重气,果然身体还有些微微抖动。恶魔看在眼里,嘲笑了一下,“真是渺小。”

  “你说什么?”刘彦禧瞪着恶魔说了一句。

  “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认为你能打到我吗?可笑!”恶魔说着举起一拳打去。

  “啊……”刘彦禧被结结实实得打了一拳,身体直飞了六七米还在地上滚了几滚。

  “刘彦禧!”王晴雯大叫了一句,心里悲伤异常。都怪我,本来跟他没关系的。

  这时恶魔一步步朝王晴雯走了过去,土狗还在狂吠,看着恶魔又极力地向前走了几步,大有一扑而去之势。

  “住手!阿黄回来。”王晴雯喝住土狗并一步步朝恶魔移了过去。“你要找的是我,跟他没关系。”

  恶魔闻言,咧嘴一笑。“呵……跟我谈条件?你有资格吗!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留恋什么,但知道你的灵魂很美味。”

  “什么!”王晴雯一惊,心底一下凉到了低谷。

  “身为食物的渺小人类啊,就作为我力量的一部分消失吧,哈哈……”恶魔伸手就去抓王晴雯。

  呜……土狗一窜一口咬住恶魔的手臂,恶魔便用手一甩。“滚开!”说完迫不及待地用另一只手去抓王晴雯。王晴雯则愣愣地站在那里,完全傻了一样,只顾想着心事。

  嗖,一根铁棒夹着劲风从恶魔与王晴雯之间飞了过去。凉风一铺面王晴雯一惊,头发随着劲风都飘了起来。谁?

  恶魔一转头,有些诧异。还能站起来?

  “该死!你怎么样都好,但是我绝不会让你碰她,以及她最重要的伙伴!”

鬼彤——暗月夜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彤 或 暗月夜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动漫健康历史推荐

  • 传统民居雕饰:充满人文气息

    编者按第三章远者何如近者亲——公共空间村落是由古代先民在农耕文明进程中,在族群部落的基础模式上,进而因“聚族而居”的生产生活需求而建造的,是具有相当规模、相对稳定的基本社会单元。传统乡村是熟人社会,村民之间彼此了解。在共同生活、生产的历程中,形成了互助互爱、互帮互敬的优良传统,营造了融洽的邻里关系。自古以来,乡村也存在着公共空间,诸如村口、街头、树下、河边、渡口、广场、桥边、晒场、茶馆、磨坊、水井、合作社、村委会、村小学等,还有各种乡村民俗节庆、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这些都可以成为乡村公共空间。这

  • ​ 【茶知识小课堂】末茶or抹茶,确定不是通假字?

    古时:将春茶嫩叶,用蒸汽杀青(现在中国的茶叶大部分是炒青,说来话太长,不是主题,下次有机会再讲这个做茶的的工艺)然后做成团茶(饼茶)保存,有点像现在的普洱茶饼一样,但是那时候茶叶是上层阶级的享用之物,非常讲究,上贡的茶饼还有龙和凤的模印,所以也叫龙凤团茶。然后,喝的时候放在火上烘焙干燥,然后用天然石磨研磨成粉末。古人磨粉的工具那是相当齐全的。首先用茶臼(jiu)把茶碾碎。其次茶碾。其次茶磨继续。经过三道程序,茶叶成末末了~然后可以开始点茶了,点茶师先用一茶勺,将粉末茶盛入建盏,冲入沸水,用茶筅快

  • 见闻|别再被古装剧误导了,古代女性才不戴这样的首饰!

    经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ID:atmuseum)授权转载由于懒怠考据,看某些古装剧的时候总有一种“大家来找茬”的无力吐槽感。就拿女性的发饰来说,打着复古的名号,却做着莫名其妙的改造。甚至明说自己是“架空”,让人无言以对。▲《绣春刀》中万贵妃剧照要知道在古代,女性的发饰有“头面”之称,既然称为“头面”,代表的就是脸面,它不仅代表了财富、审美还有身份地位。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开心,顺便乱戴。▲《女医·明妃传》剧照这部发型还是比较尊重史实的本着惩前毖后,正我汉风的决心,小编时隔许久为大

  • “末日”来临前要做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并与其结婚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据美国《人物》杂志近日报道,两名美国犹他州男子,不仅绑架多名幼童,竟然还做出交换彼此未成年的女儿,与其“结婚”的荒唐事儿。这两名男子,一个叫萨缪尔·沙弗(SamuelShaffer),今年34岁,另一个叫约翰·科尔萨普(JohnColtharp),今年33岁。据犹他州当地媒体《盐湖城论坛报》获得的一份搜查证词显示,沙弗向警方透露,他与科尔萨普的8岁女儿结婚,而科尔萨普与他的7岁女儿结婚。这件事之所以被捅出来,源自约翰·科尔萨普的前妻,去年12月1日

  • 贾乃亮,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转载自视觉志经公众号授权转载沉默许久的贾乃亮,在昨晚发了一条长微博,解释这次李小璐出轨事件。他说,这对他,对他的家庭都是巨大的打击。他说,他错了,给所有爱他的人添堵了。是他做得不够,他原本以为自己给李小璐的,可以是童话般的婚姻,是一个浪漫且有烟火气的人生,只是,最终却成了最大的遗憾。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竟然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满篇都是自责和抱歉。承担责任,请求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空间,检讨自己,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作为一个受害者。然而他却还在遭遇谩骂。PGone的粉丝把自己的偶像当做受害者,把一

  • 悦读|别人的看法,真没那么重要

    经公众号“二次元猫小姐”(ID:tqq1214cat)授权转载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她家茶几上的车钥匙。我跟她认识两三年,根本不知道她家有车,感觉很意外,便问她:为什么从没见过你开车呀?朋友告诉我,她不会开车,也不太想学,因为上班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平时的活动范围也是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和商场,她根本就不需要用车。朋友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她自己也不开车,这辆车算是个摆设。朋友跟我大吐苦水,买车原本不是刚需,是结婚时讲排场,硬着头皮买下来的。老公兄弟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有购置房车,轮到自己的婚礼时,房子车子任缺

  • 严歌苓小说《赴宴者》选段:“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新浪微博:@严歌苓读书会赴宴者精彩选段“《赴宴者》中董丹用假的身份发现了更多假的东西。实际上,他只是大量虚假中小小的部分。比较起来,他是最无辜的,只是拿了几个红包,骗了几顿吃而已。小说虽然是早几年前写的,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时,这些年,现实非但没有转好,还越来越糟糕。大量的假依旧横行,危害社会,危害道德,危害生命。更加糟糕的是,似乎大家对这些糟糕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严歌苓装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从《赴宴者》谈起“你从来不想成为记者?”“刚开始的时候想,后来就不想了。”“为什么?”“太

  • 对不起,我的善良很贵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我们都知道善良是一种美德,对人要和睦,处事要豁达。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善良,越是会变成被欺压的对象。当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不断的施舍,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人性都有贪婪的一面,时间久了,你的一碗米不够,二碗不够,三碗四碗还是堵不住他的口,尽心竭力也是杯水车薪。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心肠太软,容易被当软柿子捏;心眼太好,容易被当缺心眼看,最初

  • 给岁月,留一份温暖和珍重

    作者:枫林秋水来源于品读时刻这个世界,唯一爱你一生的人就是自己。走过风雨,唯有爱是慈悲;历尽薄凉,宽容才是温暖。一直相信,以一份感恩,初心不改,岁月终会待以温柔。红尘路上,在一场不经意的重逢里,遇到一朵尘缘的花开。走过光阴的山山水水,用了一生的时光,寻找岁月的梵音。终于等到一个阳光的午后,一个温馨的小屋,一盏茶香和一首安静的诗。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今生所有遇见,都是循着前世种下的果。繁华落尽,尝遍人间冷暖,前行的路上,顾影自怜,一个人的风景,终要走出自己的城。时光的静处,更喜欢一种纯美

  • 2018女人标准体重表

    减肥是女人永远的话题这里给大家分享2018女性标准体重表如果哪个二货跟你说要减肥了把上面的表甩给他同时给他下面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