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健康保健常识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21 2:27: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君主的神秘私宠

第1章 神秘君家

七月,酷暑难耐。99性健康网

小五顶着烈日炎炎小跑进一家复印社,热的旺财一样吐着舌头直喘气。

已经是老相识的地中海李老板慢悠悠的从电风扇下走过来:“来了,小五姑娘。”

小五笑着点头,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优盘递出去:“李叔,我……”

“哗啦!”一声巨响。

李老板和小五惊悚转头。

朗朗乾坤之下,莫名出现十几个身穿黑衣,头戴黑色套子遮住面目的男人。男人们都很高,平均身高也有一米八左右。这些人开车撞烂了李老板的玻璃门后,迅速站成两排,有两人抱着一卷黑色的地毯从外面一辆老长的车门口一直铺到复印社里。说明http://www.99xjk.com/

一个年轻斯文的男人站在门前躬身打开车门。

一只泛着烈日光芒的黑色皮鞋伸出车外,随后是一条大长腿,再然后一个男人的半个身子出来车子。逆光,看不清楚男人的长相,就是确定身材很高,估计有一米九。

小五转头小声问李老板:“李叔,怎么回事啊?”

李老板完全茫然的摇摇头。

小五挠挠脖子,转头再看向那个下车的男人时,瞳孔一紧,哎呦我靠,这人怎么这么快就到自己面前了!

好高,自己要仰头才能看到男人的脸。偏偏男人的脸上带着一副超级大的黑色墨镜,看不见具体容貌,只能看见鼻子很高挺,下巴很性感。

小五好奇的问男人:“喂,你们拍电影的么?我怎么没看见摄影机啊。99性健康网

男人在小五好奇的眼神中,毫无预警的突然伸出手,直接扼住她的脖子:“居然敢算计我!”

“我……呜呜……”小五本能的伸手抓住男人的手,痛苦的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老板一见这情况“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双手扯着男人的裤子哀求:“饶命啊,我和她没有关系,我就是一个无辜的……”

“砰!”

男人直接一脚踢到李老板的胸口上,李老板话还没说完,眼珠子一翻就趴地上人事不省了。

小五被扼住呼吸,脑中极度缺氧又见李老板趴地上了,顿时恶从胆边生,原本抓着男人手的双手直接抓向男人的脖子。

男人怒急,随手一甩,小五重重的摔在黑色的地毯上。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复印社里的人和外面的加长豪车在几秒后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李老板和小五。

一阵巨冷让小五醒来。总裁豪门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在线免费阅读

她睁开眼睛,见自己从头到脚湿透的躺在地上,浑身如同散了架子一样没有一处不疼。明明是热死人的七月,可是这儿却阴风阵阵。用尽力气爬起来,看到面前站着一排拎着水桶的男人。小五努力摇摇头,大脑开始运转。

复印社,加长车,黑地毯,暴力男,如今又在不知道的鬼地方,自己在做梦么?

“哗啦!”一桶冰水兜头浇下。

小五冻得浑身哆嗦的瞬间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莫名其妙的被绑架,还被粗鲁的泼冰水,使得小五从不轻易爆发的洪荒之力瞬间发泄出来:“喂,你们是谁!凭什么泼我!有种再泼一下试试!”

“啪啦!”

又一桶带着冰块的水兜头浇下。说明99xjk.com

黑衣人看着瞪大眼珠被冻僵的小五冷笑,眼神似乎在说:试试就试试。

“砰”的一声,地下室的门开了。

黑衣立刻从一个横排变成竖队,且又有人在地下铺上黑色的地毯。

被冻僵的小五吓得迅速解冻,上牙禁不住碰着下牙,从里往外泛着惊惧和寒意,这是墨镜男又要来了?

转头,顺着黑色的地毯看过去……

深色的手工定制西装由上至下包裹着男人高高的身躯。这次他没戴墨镜,完美的五官清晰无比的暴漏在空气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泛着冰冷的寒光。浑身上下透出的一股子寒劲和锋芒让人直接胆颤到骨子里。来自99xjk.com

居然是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暴力男!

许是小五的眼神亵渎了男人,十几桶冷冷的冰水一起无情的狠狠的往小五身上拍。

瞬间,世界安静了。

在小五安静的冰封世界,好像放默片一样,黑衣人给男人搬一把椅子放在她面前,男人尊贵的身躯坐上去,双腿自然交叠一起,如同可以随意剥夺人生命权利的王者。

曾给男人开车门的斯文男人蹲在小五的面前,用异常好听的声音跟她说道:“说吧,是谁指使你的。说出来,给你留个全尸。”

小五根本就还没解冻,所有的感官都是失灵的,以至于根本就听不到这人说什么。

斯文男再次开口:“还不说么?那你现在的苦头才只是刚刚开始。你应该知道,惹到君主的下场是什么。”

“君主?”小五一听到‘苦头才开始’几个字,强大的潜力让她再次解冻,嘴唇打着哆嗦的狐疑:“君……主是谁?”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小五脸上:“居然不知道君主是谁,该打!”

小五的头歪了一下,但是一点都不疼。反正脸此时已经是被冻木了。

黑衣人打完,复位。

斯文男叹息:“你以为装疯卖傻就能躲过去惩罚么?既然你选择不知道,那我就只好给你普及一下君家的基本知识了。君家是亚洲最大的神秘家族,垄断的是亚洲所有的珠宝矿产和珠宝加工。君家富可敌国,自成一个珠宝世界。这位就是君家的主人,君夜寒。”

斯文男说着让出一个位置,露出椅子上那个满脸萧杀的冷酷男人。君夜寒双眸如鹰,阴鸷的看着哆嗦的小五。

君家?神秘的珠宝王国君家!

小五忽的瞪大眼睛,完全被雷劈的惊悚。她虽然常年住在地下室,虽然不知道今天星期几,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刮风,不知都后天会不会下雨,但是她该死的知道君家!

“我想起来了,君主是三年前接管君家的掌舵人。行事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外人盛传他身患隐疾,脾气暴躁,杀人无……数。”

小五正惊喜自己想起君家的时候,君夜寒眼底徒然升起的杀气让她伸手把嘴紧紧捂住,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头。

当着君主的面说他身患隐疾,杀人无数,小五真的是自己往黄泉路上狂奔呢。

第2章 生不如死

“姑娘,你这样的话,我是真的不能帮你了。”斯文男琅轩惋惜的摇摇头,似乎是对一个即将逝去生命的最后怜悯。他后退一步,恭敬的站在主子身后。

小五瞬间被君夜寒眼中的杀气包围,那杀气恨不能将自己撕碎了。小五瞳孔紧缩,后背紧紧靠着墙壁无处可逃,就好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突然,完美如神谪的脸放大在小五的面前……

君夜寒的脸距离小五的脸只有十公分,让小五强烈的感觉到有一团死气包围住自己。眼角的余光清楚的看到君夜寒的死亡之手落在自己的肩膀上,更清楚的看到那漂亮修长的五指慢动作的错了一下。

“嘎巴”一声。

小五的脸瞬间扭曲成一团。

“说,谁派你来的。”君夜寒的声音在小五的耳边缭绕,就好像从地下窜上来的。

小五忍着剧痛摇头:“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君夜寒漂亮的五指便又错了错,冰冷的尾音挑起:“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唔……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五摇头,死命的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得罪了君家,就被带到这儿来被折磨。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很近。

人在要死的那一刻,本能的想的都是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于是小五想到了那个差一点就有机会见到的白马王子。

祁钧庭,再见。如果有来生,我一定早一点,早一点有勇气去谢谢你。

君夜寒见小五疼的浑身颤抖,还是咬牙不说,不仅开始冷笑,笑声在地下室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想不到君洛倒是养了一只硬骨头的狗!”

小五已经痛到要死,但是不甘心啊:“君……君洛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

君夜寒的手毫无预兆的撒开,小五的身体就破布娃娃一样的倒在地上。她此时肮脏卑微的好像一只老鼠。而她身边站着的君夜寒就是主宰她生死的阎罗猫。

“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坏事……我更不认识什么君洛……”小五用尽最后的力气解释。

“那这个优盘怎么回事。”君夜寒将一个银白色的优盘仍在小五的脸上,显然耐心已经快耗尽。

琅轩随后递给君夜寒一条手帕,君夜寒接过,优雅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着。好像刚才触碰了小五的肩膀,是多么肮脏的举动一样。

小五看着被砸到脸上,又滑落地上的优盘,艰难的解释:“这个……这个优盘是我的。里面装的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小说原稿和签约合同。”

“你确定这里是小说原稿?”君夜寒声音淬了毒一样。

小五点头:“是,我确定是小说原稿。”

“冥顽不灵,把她扔天井里自生自灭。”君夜寒的耐心彻底耗尽,手帕仍在小五的脸上,转身走了。

盖在脸上的手帕有一股栀子花的味道。这个味道和君夜寒一点都不配。

琅轩过来,捡起地上的优盘,摇摇头又叹口气,扶起小五,手帕从她的脸上掉到地上。

“你说你这是何苦。死守着对方不说是死,说出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而且,你就是再想死,也不能说这里是小说原稿戏耍君主吧。我看过优盘,这里全是君家的商业机密。”

琅轩说完惋惜的起身,跟那些黑衣人道:“既然君主吩咐了,那你们就照做吧。”

小五一听琅轩跟自己说这个,脑袋忽然白光一闪,急声用尽力气说道:“我明白了!这个优盘不是我的,这是另一个女人的优盘。”

琅轩皱眉:“什么意思?你说,这不是你的优盘?”

小五赶紧点头,再不点头,自己就要去天井自生自灭了。

“嗯嗯,是这样的。我今天中午出门,要去复印社复印新签约的小说合同。天气太热了,我就溜着墙根低头专找凉快的地方走。然后就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女人,女人把我手上的优盘撞掉了,那女人也掉了什么东西。她急色匆匆的捡起来就走了。我也就捡了这个去复印社。现在想想,好像那个女人捡起来的也是优盘。”

琅轩觉得小五不像说谎。毕竟她从头到尾表现的都很懵的样子。如果不是演技高,就是真的被冤枉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跟君主说一下。”琅轩说着,手伸向小五抱着的肩膀,就听“嘎巴”两声。小五被君夜寒生生卸掉的胳膊就被琅轩又装回去。

小五试着活动一下胳膊,虽然还是疼,但是能动了。刚要对琅轩说一声谢谢,琅轩却转身拍拍黑衣人的肩膀:“推她下去天井的时候温柔点,毕竟是一个女孩。”

刚刚升起感激的小五顿时懵逼当场,对着琅轩嘶吼:“我都说实话了,你为什么还不放我走!”

琅轩回头,温润如月的脸上一点戾气都没有。

“君主的决定没有人能更改。不管你说还是不说,不管君主是抓对了人还是抓错了人,结果都会是这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死的时候舒服点。”

“舒服你奶奶的腿!”小五狰狞着五官对着琅轩嘶吼一声。

莫名其妙被抓来,又被冤枉折磨一晚都够憋屈的了。然后知道真相的他们还要自己死,这是什么道理?

既然今天横竖都是死,小五便破罐子破摔的不管不顾早死早托生了:“君主是真阎罗,你特么的就是笑面鬼。都是一路货色,跟我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还特么让我死的舒服点,假模假式的我见的多了,但是你这样的我还真的是头一次见!都去死了,舒服还有用么!”

琅轩面对小五的破口大骂没有生气,依然如月初雯:“舒坦了么?舒坦了就上路吧。”

小五双拳紧握:“你们还讲不讲王法!”

琅轩悠悠的道:“在君家的地盘,君主说的话,就是王法。”

小五:“……”

无话可说了,诚然,君主的确是君家的土皇帝,说的话就是王法。

小五无力的垂下头,认命了。

第3 章 现场直播

才二十岁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孑然一身,倒也了无牵挂。其实想想也是,现在死和几十年以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的死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硬要说此生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再没有机会去见祁钧庭了。

或许这就是命吧,让自己在最无助的时候遇见他,然后在充满希望有机会见到他的时候,一切归于零。

琅轩见小五安静了,他便走了。

黑衣人开始推搡小五离开地下室。小五在路过有另一间地下室的时候,里面传出痛苦的哀求声:“求求你们别打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是李老板!

小五顿时着急,避开推搡自己的黑衣人,一脚踢开那地下室的门,对还在施暴的黑衣人大喊一声:“你们都住手!他真的是一个无辜的路人。”

黑衣人全都愣住了,想不到在君主的王国,还有敢逞英雄的人。

李老板一见小五,皮青脸肿的张嘴就哭了:“小五救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可他们不听,就是一个劲的打我。”

小五扑过去护着浑身是血的李老板,眼窝通红:“李叔,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没事,你会没事的。”

“小五,你一定要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李老板的哭声异常难听。

小五拍着李老板的肩膀焦急,自己都要死了,还怎么救李老板呢?

眼睛一转,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对那些黑衣人吼道:“他是无辜的!你们放了他!你们放了他,我就告诉你们君主要找的那个真正的女人去哪儿了!”

十几个黑衣人一听小五这样说,面面相视。这样大的事他们可拿不定主意,赶紧派一个人去禀告琅轩。

君夜寒的办公室外,琅轩问黑衣人:“怎么回事。”

黑衣恭谨的禀告:“回总管,地下室那个女人跟我们说,那个秃头是无辜的,让我们放了那个秃头,她就说出真正的坏女人在哪儿。”

琅轩点头,转身进去君夜寒的办公室。

“君主,您看这……”琅轩知道主人在屋里已经听得清楚明白,自己就不用重复了。

君夜寒的眼睛从电脑屏幕上转到琅轩的身上,声音低低冷冷:“琅轩,你跟了我十几年却一点没长进。如果那女人早就知道正主在哪儿,会在你走之前就说,而不是在看见秃头的时候才说。”

琅轩躬身:“我明白了,那女孩根本就不知道正主在哪儿,是在骗我们放了秃头。我这就出去安排,全不留。”

就在琅轩的手触到门把手上的时候,君夜寒突然改变主意了。

君夜寒看着电脑画面上,那个狼狈的比老鼠都肮脏的女孩,自己都要死了,自己都浑身瑟瑟发抖还去安慰另一个胆小懦弱的男人。她眼底明明都是恐惧,却故作坚强的死死瞪着周围任何一个都能捏死她的黑衣人。

这个眼神……

“将李老板关起来,那女人带去后亭圆。”君夜寒的声音依旧凉的没有一点温度。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改变的就是两个人的命运。

琅轩躬身:“是。”

没有任何异议,琅轩活着的使命就是负责去办君主的每一个决定。

琅轩明白君主改变主意留下女孩绝不是因为看上她了。君主不是纵欲的人,且女孩各方面条件和各个族长送来的女人相比,真的是当仆人都显得寒酸些。琅轩觉得,君主留着女孩一定是有其他用处。

小五被琅轩亲自带出地下室。

她讨厌死了这个大尾巴狼,根本就不想和他说话。但是大尾巴狼说,她只要听话,李老板就会安然无恙。她若是不听话,就会让她亲眼看着李老板死在她面前。

小五和李老板非亲非故,而且每次去复印东西,李老板连五毛钱都不抹零。可一条街上住好几年,李老板又是因为自己而起的祸事,小五没得选择,只能见义勇为。

小五出来地下室,发现外面已经是黑天了。她这些年写小说落下眼睛不太好的毛病,一到天黑就看不太清东西。虽然路边有灯光,但小五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琅轩走。偶尔夜风吹来,她就下意识的抱紧湿透的身子。

琅轩停在一座小楼前。小楼的门口站着四个菲佣,长得都黑乎乎的,身材也都胖,穿着仆人装。

“给这个女孩梳洗一下。”琅轩跟菲佣说道。

小五皱眉:“大尾巴狼……”

“琅轩。”琅轩重复自己的名字。

“差不多,大尾巴狼……”

琅轩好脾气:“请说。”

小五看着灯火通明的小楼,心里没底:“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

琅轩回道:“因为这是君主吩咐的……”

小五更加不解了:“那君主为什么要我来这儿?”

琅轩老实的摇摇头。

小五挠挠脖子,又问:“那我为什么还要梳洗?”

这个琅轩知道:“因为君主不喜欢不干净的东西。”

小五:“……”

小五被菲佣带进小楼里面,她立刻被眼前的金碧辉煌给闪瞎了眼。嘴巴张得瓢一样大,足能吞下自己的拳头。

原谅这个常年在地下室住着的土鳖吧。小五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住处,也终于亲身体会活久见是什么意思。

菲佣对土鳖没有任何歧视,确切的说是,她们的表情都是被早就设置好的固定模式。

浴室很大,不管是墙砖还是地面还是浴盆,全都涂着金漆,极尽奢侈。

四个菲佣各司其职,有放水的,有撒花瓣的,有给小五脱衣服的,还有抱着刷子准备的。

小五刚刚经历生死,身心疲惫又麻木。就索性放松放松,随便菲佣怎么刷,怎么搓。反正以前她去公众浴池,偶尔也会奢侈的花八块钱找人搓澡。现在,就当是土豪了一回,一下子找了四个八块钱的搓澡师在一起搓。

浑身被搓了几遍,然后又是香精又是推拿,一套程序下来是两个小时后了。但不得不说,小五之前浑身酸痛冰冷透骨的感觉都没有了,好像重生了一样舒服。

唯一让小五不满意的就是自己的衣服湿透被菲佣拿走了,而菲佣给她穿的衣服简直是不堪入目。

粉嫩嫩的纱制长裙,薄的好像蝉翼,就连里面黑色胸罩和小裤裤都看得清楚。

第4章 被撕碎

小五羞怯问菲佣:“阿姨,有没有厚实点看不见内衣的衣服啊?”

菲佣摇头:“整个城堡,女人的衣服只有两种,一种是我们身上的仆人装,一种就是姑娘身上的透视装。”

小五立刻对菲佣笑的露出一嘴小白牙,好像摇尾巴的小狗:“阿姨,那请给我一套仆人装好么?”

菲佣继续摇头:“城堡只有仆人能穿仆人装,姑娘不是仆人。”

菲佣说完就走了。不管小五怎么追到门口,甜言蜜语的“阿姨阿姨”不绝于耳,她们就是不为所动。

小五泄气的转身回到小楼的大厅,低头看看身上,磨牙:“君主真是个变态,当你的城堡是天上人间啊。”

小五见菲佣都走了,偌大的房间就剩自己一个。眼珠转转,去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房间找到了厚实点的衣服。虽然是男士的衬衫,但也比穿透视装舒服。

脱下薄如蝉翼的衣服,将黑金色的衬衫穿上。衬衫很长都要到膝盖了,而且袖子也长的离谱。小五只能将两只袖子都扯下来,好好的衬衫就成了无袖裙子。

小五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以为是一个人的世界神不知鬼不觉,却完全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君夜寒的电脑上现场直播呢。

君夜寒习惯掌握一切,他城堡的每一处都有自己的电子眼。只要自己想看,点开就可以。

瞳孔晦暗一下。

本来改变主意留这女人一命,只是因为她的眼神很特别。不同于城堡的其他女人,一看见自己就恨不能扑上来舔自己脚趾似得。但是这女人无意识的在自己面前换衣服,居然让自己有些身体燥热。明明她的身材不好,脸蛋也不妩媚。

小五好饿,从中午被劫走到现在还粒米未进呢。好在桌上有各种各样的水果,就用水果充饥。伸手去抓向第五根香蕉的时候,突然有如芒在背的感觉,身后好似有一双眼睛在看自己。

小五猛地转头,当看清身后的人时,手上的香蕉掉在地上。

居然是君夜寒不如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他长身峻拔,整个人包裹在黑暗里,深邃立体的五官冷凝,如同地狱阎罗驾到。

小五伸着脖子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拘禁的叫一声:“君……君主。”

君夜寒崩着脸,性感的唇角紧抿着不说话,x光一样的眼神将小五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看个遍。

小五被君夜寒的眼神弄得紧缩着小心脏,不知道君夜寒为什么突然来这儿,还这样看自己。她下意识的也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看看君夜寒。

忽的,脑门渗出细密的冷汗,连连摇手:“君……君主,我不知道这是你的衬衫!”

此时,君夜寒身上穿的衬衫和小五身上穿的改良之前的衬衫真的是同款。

黑金色,是君夜寒的专属颜色。纯黑的布料里加了纯金的金丝。无光的时候,是黑色的,有光的时候,金色就会在黑色里闪现。是一种很奢华的暗黑系。整个城堡,甚至整个君家,除了他君夜寒,没有人敢穿这个颜色的衬衫。就好像古代的龙袍是明黄色的,除了皇上有资格,谁也不能再穿明黄色一样。

小五伸手摸摸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又看看被仍在角落的一双袖子,大难临头的感觉特别强烈。

若是,世上有一个人,一句话不说,眼神就能杀人的话,那这个人非君夜寒莫属。

小五一系列的心理变化和紧张的认错,君夜寒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继续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女人,脸,普通。身材,普通。但是穿上自己的衣服,显得身材娇小,双腿纤细还是挺有味道的。

“走。”君夜寒收回视线,率先上楼。

死里逃生的小五伸手捂着胸口,顾不得大口喘息,抬腿就往门口跑。

走上楼梯第三级的君夜寒听到身后的动静,站住,转头,眼底的瞳孔慢慢变色。

门口,琅轩堵住小五:“你要去哪儿?”

“我回家啊。大尾巴狼,你找人送我回家吧。”小五难得对大尾巴狼露出一个笑脸。

琅轩皱眉:“谁让你回家了?”

小五立刻回道:“君主让我走的,他虽然惜字如金只对我说了一个字‘走’,但是我明白,他是知道抓错人,在亡羊补牢的放我走呢。”

琅轩看一眼楼梯上主子,面对小五:“……”

小五见琅轩不带自己走,也不让开,急了:“真的,真的是你的主子让我走的,不行你问他。”

小五说的理所当然,还回手一指君夜寒。蓦地,小五的手指弯曲,整个人都不好了。

君夜寒的眼睛……他的眼睛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妖怪啊!”

小五扯着脖子大叫起来。

琅轩的心一紧,那可是老板的禁地!

“该死!”君夜寒在小五的鬼叫中,几乎是一闪就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抓着她的衣领一把拎起,就狠狠的给她甩到了地毯上。

琅轩看着躺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女孩,暗暗摇头,退出去将门关好。

傻丫头,君主对你说‘走’,是让你跟着上楼伺候他的意思,而不是给你自由让你走的意思。

现在好了,惹怒了老板,谁也救不了你。

但琅轩真的很意外,君主留着这女孩,竟是要女孩伺候他,而不是另有目的。明明女孩那么普通。

小五觉得自己一定被摔散了,浑身没有一处不疼。是疼的喊都喊不出来的那种。然而,还没等她缓过气,君夜寒便又欺身上来,伸手扯上小五的衣服,一排黑金色的扣子摧枯拉朽一样崩的四处都是。

小五双手捂着胸前,看着君夜寒的瞳孔变得越发的妖蓝,从心底深处窜上一股惊骇和恐惧。

“妖怪!你放开我!”

小五声嘶力竭的大喊,因为她第一次见到眼睛会变色的男人。她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这个男人是个妖怪,是上古世界或是哪个异世穿越来的。小五是写小说的,平行世界经常在她的小说里出现。所以,她觉得这很有可能。

“蛇妖?狐妖?狼妖?猪妖……”

小五用尽力气反抗,然而这些也不过是更加激怒君夜寒而已。

君夜寒发怒的时候,没有人能控制的了他,他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他的眼睛是不能被触碰的禁地,谁触碰了,就要被摧毁!可是小五居然在惊惧之下,一而再,再而三戳着君夜寒的痛。那愤怒到极点的君夜寒的报复无疑是狠辣的,小五的下场也必定是惨烈的。

君主的神秘私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君主的神秘私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动漫健康历史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风云兵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风云兵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风云兵王第010章被捕本来是准备敲诈叶谦一笔的,没想到现在反而被人家敲诈,而且还被人家把车给扣了,李东心里别提多委屈了。看着叶谦开着自己的车子离开,李东狠狠的剜了那个小偷一眼。自己在这一带,混的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却也不差。这一带的小偷、扒手等等都是归自己管的,一天下来也有个三四万的进账。这一带,一般的人见到自己多少都还给些面子,如今却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放翻了,而且还敲诈自己,心里这口气自然是咽不下去。车子虽然不值什么钱,一辆破本田飞度而已,但是在道

  • 小说刀尖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刀尖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刀尖第九章他也是为了我沈天泽虽然没有啥当江湖混子的经验,但却从小就寄宿在别人家里,而且成年之后也要为自己的生活奔波,所以虽然不至于说早已经尝遍了人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但凭借特殊的人生经历,和过早身处在这个充满生机且逐渐变得浮躁的社会中,也算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技能。所以,沈天泽在包房跟表哥简单交谈几句后,心里也没有多少忐忑的就领着他去了老胡的包房。进屋之后,沈天泽抱拳笑着说道:“胡哥,不好意思,给您添堵了!”客房椅子上,四十多岁的老胡,剃着个大光头,敞着

  • 小说与鬼为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与鬼为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与鬼为邻第10章:成交东南亚很多佛教国家基本都用佛历,是如来佛去世的那年,比基督降生要早543年,所以公历加上543年就是佛历了。这块佛牌是佛历2547年造出来,也就是2004年,居然在高雄手里积压了两年,够久的。除了每块佛牌的详细信息之外,我也把那些照片都加上注解,什么“这是泰国曼谷以西二十五公里的XXX寺庙的正门,很漂亮,也很雄伟”,“这是前殿,画面中的中年僧侣就是住持龙婆XX啦”,“年轻的僧侣,眼神清澈,一看就是心无杂念的修行者”,“这是龙

  • 小说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第10章你应该让着我“应该是吧,上次我好像听到你就叫她什么洛的。”导购声音小了许多。戚泽明和付辛茹听到这句话相互望了一眼,心思各异。想想那辆价值千万的迈巴赫,还有这款钻戒,厉浅洛难道被包养了?目前也就这一个可能了,并且那个男人肯定是个老头子,哪有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大手笔的土豪。哈哈,如果是真的,那可真让人笑掉大牙了。想到这里,付辛茹的心才舒坦不少,挽着戚泽明的胳膊,去选了别的钻戒。回到别墅,厉浅洛换好鞋直接回

  • 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第10章捡漏萧眉的娇躯一僵,连忙挣脱欧阳志远的怀抱,脸色微红,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们不可能在一起,这会害了你的,我比你大七八岁,我老了!”听到欧阳志远的表白,萧眉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但随即消失,又透出一丝慌乱和无奈。欧阳志远感受到了萧眉的细微变化,他知道,萧眉心里也喜欢着自己。“不,眉儿姐,这一个月来,你对我的关心、爱护,让我很是感动。你的美丽善良早已让我心动,眉儿姐,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我……我爱你!”欧阳志远慌

  • 小说先婚后宠:总裁大人小娇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婚后宠:总裁大人小娇妻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先婚后宠:总裁大人小娇妻第10章高速公路下车假意舍不得了一会儿之后,夏晴空头也不回的就上车了。上车之后,汽车平稳的行驶在回穆家的路上,晴空就闭上眼睛,准备小睡一会儿,昨晚没睡好,早上又很早起来,都感觉有些头疼。不过才睡了几分钟都没到,晴空感觉到自己的脸蛋上喷着呼吸,鼻尖传来一股好闻的问道。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把晴空吓了一跳,入眼便是穆辰浩放大版的俊脸。“我去,你干什么,想吓死我啊!”晴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红润的嘴唇轻声吐槽道。穆辰浩慢条

  • 小说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绯闻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第10章我不想再忍耐你了他的大手很是有力,哪怕意识到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立刻就放了手,却还是在许绒晓的脖颈上留下了两个淤青的手指印。许绒晓张张嘴,没说话,却是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笑出声来。他在外面找女人,老公老婆的秀恩爱是逢场作戏。而她,去酒吧喝酒,和陪侍聊聊天,缓解一下心情,就是红杏出墙。多可笑!欧梓谦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许绒晓。结婚三年,她陪在他身边,不会反驳,不会质疑,乖巧的像个没有生命的布

  • 小说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情深入骨:帝少的独家宠溺第十章、你到底想怎样清晰的脚步声让躲在被窝里面的秦深深,头疼的闭上了眼睛。这到底是什么节奏,自己才从罗马回来不久,就遭遇了这样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唐杰臣从走进病房开始,目光随意得扫了一下病床上那个此时跟鸵鸟似的小女人,紧接着便将目光转到了洛祎天身上。“怎么?才刚到唐家,不仅对我们唐氏感兴趣,连我的老婆你也感兴趣?”唐杰臣对于洛祎天的态度始终不善,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哥,连唐泽义都对他毕恭毕敬,特别他的那种清

  • 小说绝世丹神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世丹神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世丹神第10章族比大会当总共五十三颗固本丹和十五颗扩经丹一起放在面前的时候,楚云寒不得不发自内心的感谢融入自己体内的左丘,若不是左丘灵魂体中对炼丹的那种神乎其神的敏锐感觉,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么炼制出这么多的丹药!接下来的日子,楚云寒便进入到了彻底的闭关苦修之中,他已经不限于只是口服丹药,为了加快一些修炼的速度,他更是将一些固本丹碾碎了倒入水桶之中,他则赤身裸体的泡在这股药水之中。若是其他人看到楚云寒竟然这般奢侈的用固本丹来泡澡,定然要惊破双眼!这是

  • 小说超凡小农民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凡小农民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超凡小农民第10章失传的针法“你特么的是谁呀?对吴颖做了什么?”冲进来的男子揪起张宁的衣领,猛地将张宁撞在墙上,愤怒的瞪着张宁,似乎恨不得活刮了他。张宁被男子这么一撞,体内的五脏六腑都猛颤了一下,有些难受,更是感到莫名其妙,自己来给吴颖看病,这是闹哪出?“喂,刘诚,你放开张宁,他是来帮吴姐看病的,你快放开他!”这个时候,刘娜才跟了上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立马就大嗓门喊着过来拉那个叫刘诚的男子。刘诚咬着牙怒视着张宁,顿了几秒钟之后,才狠狠的甩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