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两性保健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两性保健 > 健康保健常识 > 正文

无删节绯色仕途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0:42: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绯色仕途
不上钱就上人儿

“吴局,你的身子死沉的,压得人家都喘不过气儿来了……”

“巧珍,你今儿咋不高兴呐?我这不是来了吗!”吴玉良感觉到身子底下的美人有些异样,死挺挺的任他摆布,不像上次那样反应热烈了。原文99xjk.com

吴玉良是昌图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现在压在他略显福的身子底下的,是他手下大案队队长王壮的老婆贺巧珍。

贺巧珍今年只有二十六岁,跟王壮结婚却已经三年多了。这个年纪的女人的身体既有少女的鲜嫩羞涩,又有少妇的成熟,正是女人最好的年华。而且贺巧珍又是学舞蹈的出身,从前可是县文工团的台柱子,现在不跳了,在县文化局做了科室里的文员。她的身材却保养得极好,吴玉良第一次哄得贺巧珍在宾馆开房间,他就现了这跳舞演员的身体真是美妙之极!

吴玉良也算是御女无数了,可是像贺巧珍都这样的柔软的身子还是头回碰到。一般的女人在床上无法做出来的动作她都能轻松完成,从不同的角度和姿势让他体会到作为男人的福气,那一次,吴玉良觉得自己三十五岁之前都是白活了。

“吴局,良哥……”身下的美女欲言又止。来自99xjk.com

吴玉良停在女人的有些干涩的身体里面,用胳膊肘儿支起来身子,看着身下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问道:“咋地啦?宝贝儿,有啥话就说嘛!”

美妇用哀怨的眼神儿看着自己身子上面的男人,眼角收不住滚落了一串晶莹的泪珠儿。

吴玉良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尤其见不得漂亮的女人流眼泪。看着自己跨下的美女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儿,他忍不住俯身下去亲吻那些晶莹的泪珠儿。

“良哥,”女人推开他的脸,“良哥,我上次求你的那个事儿,你倒是帮我办啊还是……办啊……”

“嗨!是这事儿呀,办办!王壮调到向阳派出所当所长,这事我在班子会儿上提了,回头我再跟马局单独强调下,你看你,就这点事儿还把你哭成这样,哥都心疼了!”

“不许骗我!”贺巧珍歪头嗔道。

“你良哥啥前儿骗过你!来吧宝贝儿,让哥好好亲亲,瞅你这小样儿,让哥想把你吞下去吃了……”吴玉良山一样压了下来,张开大嘴把贺巧珍的小嘴巴全都含住了,大舌就直往女人的小嘴儿里面拱,顶开了女人细碎的贝齿,终于如愿,下面忍不住又怒涨了,于是腰胯一阵俯冲乱撞,底下的小女人张开了两条雪腿,身子软下来应承着……

一个月前的一天中午,吴玉良正在办公室里面的沙上眯着睡午觉,贺巧珍就悄没声地进来了。吴玉良感觉到有女人的温香的小手在摸自己的脸,就醒转过来。他认识这香艳的女人,她是县局刑侦大队大案队队长王壮的老婆。无删节绯色仕途免费阅读全文

贺巧珍就跟他抱怨说,王壮从两人结婚就一直在大案队,大案队是全局最忙的单位,两人结婚三年了,还没有怀上孩子,两家的老人都抱怨,说是王壮一个月有大半个月都不回家,就要他调动下,找一个能按时上下班的岗位。

可是偏偏王壮干得好好的,破了几个大案,从探长到副大队长,最后被提拔到的大队长的位置上来,这调动工作的事儿就一拖再拖了。

王壮是个不会求领导的倔强的主儿,没办法,贺巧珍就亲自来县局找过主管人事的常务副局长吴玉良几次,开始吴玉良还耍官腔,后来贺巧珍现这位相貌堂堂的吴局长看她的眼神儿有些不对劲儿,老是瞄着她开口很低的上身儿,她知道自己的胸很大,有一大片白花花的胸肉儿露在外面,惹得这位吴局眼珠子都要掉进那条幽暗的沟儿里面去了。

她就想到了现如今要找当官的办事儿,只有两条道儿,要么上钱,要么就上人。钱,自己和老公王壮都是上班族,哪里有那么多的闲钱,家里的房子还是按揭的,每个月的工资除了还银行贷款就没剩下几个大子儿了,结婚三年了,连孩子还都没敢要,哪里都要用钱,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的,还要双方的老人帮着填补,没有钱送礼,那就只有“上人”这一条道了。

好在贺巧珍从小就在舞蹈队儿里面混的,早就跟男舞蹈演员们吃过禁果了,男女之事就一直看得很开,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吗?贞操啥的那都是给死心眼的女人定的规矩,女人的身子也就只有那几年的好时光,不好好利用,过期就没有用了,等到皮松肉烂的,上赶着送给人家都没人要了。

相约温泉宾馆

更何况,自己一见到这位吴局长就有好感,三十几岁的样子,一脸的儒雅,看上去很干净,穿着很讲究。来自http://www.99xjk.com/这么年轻就是常务副局长了,这本身就是男人的魅力,这样的男人绝对是女人眼中的抢手货。贺巧珍就想,委身于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吃亏的,只要瞒住自己的老公就好,而且自己这样做,完全都是为了家庭,为了给老公换一个安定些、有油水的岗位。

于是在王壮去外地办案的时候,贺巧珍主动在县里的温泉宾馆开了房间,约这位吴玉良局长过来“谈事儿”。

几次接触下来,吴玉良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有意思了,她既然要为她丈夫求情调转工作,自己正好分管人事,这不是啥难事儿,其实局里也有意识要培养像王壮这样的业务骨干,已经有了内定的调王壮去向阳派出所接替快要退休的老所长的意向,只是大凡这样的人事任免在局里没有正是下文公布之前是绝对保密的,只有少数几位县局的班子成员知道。

吴玉良暗自觉得这女人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上了她也没什么,自己是常务副局长,掌管着中层干部的职务升降考核大权,也就是说,王壮今后的前途都攥在自己的手里,他王壮和贺巧珍双方的家庭没有任何背景,十几年的官场经验告诉他,吃定这样的主儿,非常保险。

那天他也清楚王壮去林海市办案抓人了,就心情愉快放松地前往县城的温泉宾馆赴约。结果在女人的半推半就中成就了好事儿,那一天的床上缠绵交欢,让吴玉良感受到了极品女人的功夫,他见到好吃的舍不得撩筷儿了,心里就产生了要把这个女人长期霸占的想法。推荐99xjk.com

结果在年日公布的一批人事任免调动名单中,并没有王壮的名字。这当然是吴玉良做的手脚,他事前跟县局一把手马军局长说,小王的调动不急,向阳所的老所长也还有半年才退休,这次就先不要公布了,等半年后再公布,这样对老所长也是个安慰,对王壮来讲,等半年也无所谓,年轻人需要更多的历练。

马军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岂不知,这是吴玉良想要多占有贺巧珍一段时间的计谋,不然调动完了人家还会这样主动投怀送抱吗?这就是运用权力的技巧。

果然,人事调一公布,猎物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吴局,你轻点儿啊,人家都半个月没做过了,里面紧着呐,别把俺给捅破了……”女人嘤嘤地哼着,在男人的耳边说着浪荡的话儿,惹得男人更加大动起来。

这小女人太会拿情儿了,浑身都是浪肉儿。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做的,明明水多,还说怕捅破了,整个就是个无底洞……

女人哼哼唧唧的吟哼声一浪高过一浪,吴玉良把持不住,大泄了一回,女人挺直了身子,酥胸挺得更高了,张开了嘴巴合不上,一直承欢着接纳着男人。99性健康网

吴玉良整个瘫软在女人的肚皮上,大口喘着粗气。,,“咯咯,良哥,你好棒啊,比俺家王壮还厉害。”女人没有忘记在男人耳边说着鼓励的话儿。

“巧珍,良哥答应你,很快局里就会下文,你先别跟你家王壮说啊,给他个惊喜!”

“嗯哪,良哥,很快有多快,你给我个期限好不好?”女人俯身在瘫躺在一边的男人身上问道。

吴玉良点了支烟,美美地洗了一口,闭着眼睛说道:“巧珍,只要你让哥高兴,就很快!”

“你坏!”贺巧珍伸手在吴玉良的软下来的宝贝上捏了一把,疼得吴玉良绻起腿来。

“别闹,给哥弄弄,刚才太快了,哥还没过瘾呐!”

“你还要咋过瘾啊,我又不是你媳妇,坏哥哥!”女人很会撒娇,她爬上来,在男人的胸膛上亲吻着,吴玉良闭上眼睛吸着中华香烟,把自己完全沉浸在男女欢爱的氛围中……

在温泉宾馆一直呆到下班的时间,临走之前吴玉良跟贺巧珍又狠狠地做了一回,这才尽兴。他从来不在外面过夜,跟女人的事情,都是上班时间办,因为自己是局级领导,没有人会过问自己工作时间干什么去了。

安排这种活动的时间吴玉良是有分寸的,他都是在局里没有什么事儿的时候溜达出去,有时下班前还回来。他不用司机,都是自己开车,局里给配的一辆桑塔纳两千,很实用又不招摇,做人要低调,做官更要低调,这是吴玉良追自己的告诫。

家里还有个徐娘半老的老婆,也颇具姿色,二十几岁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谁知道二十六岁那年生下儿子以后,老婆的身子就像吹气球一样鼓胀起来,一不可收拾了。老婆比他大三岁,当时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可是现在看来真是不应该娶个比自己岁数大的老婆,自己三十五岁正当年,可是老婆已经三十八了,属于女人的黄金阶段已经过去。

吴玉良驾车回到自己的家里,一上楼就闻到飘香的炒菜味儿,老婆有一手烧菜的好手艺,在女人的肚皮上耗尽了太多的能量的男人,此时此刻闻到饭菜的香气,顿时感觉到家庭的温暖来。

妻姐也来了

“玉良,你今儿回来挺早啊,咋,知道我给你做红烧肉啊?”韩宝凤笑呵呵从厨房迎出来。

“呵呵,还真饿了,你今儿咋又没上班?”吴玉良知道自己的老婆不爱上班,一门心思要给自己当全职太太,尤其是自己提拔到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之后。

“嗨!我那个破班上不上也不开资,俺们厂子马上要倒闭了,我们都得转三产,我干脆办了买断,还能捞俩钱儿,去了三产还说不定啥样呐,都是饭店旅馆啥的,没有好活儿,就是伺候人,我要是去干那个,还不给你这大局长丢人啊!”韩宝凤一边往桌子上端菜一边说道。

吴玉良脱了外套,洗了手坐下来,笑笑说:“回家来也好,看看,你这手艺又有长进,色香味俱全,把我那山宝酒拿来,喝两盅!”

“又喝那个,都说了,你这个岁数用不着补,这么早就补等老了咋整?喝五粮液吧,狗剩子下午过来拎了两瓶五粮液,两条中华烟。”

吴玉良皱下眉头道:“狗剩子又来嘎啥?你还收他的东西,是不是他那帮狐朋狗友的又惹事儿了?”

韩宝凤坐下来,打开一瓶五粮液,给吴玉良倒了一盅酒,笑呵呵道:“狗剩子又不是外人,他不是我二叔的儿子吗,咋地也叫你一声大姐夫的,他有个朋友,叫胡刚,在昌河挖沙子开沙场的,不是叫人欺负了吗,就拿广锹给人家脊梁骨砍了,说是瘫痪了,年纪轻轻的,刚结婚的,人家能干吗,赔了二十万,可是对方还是不依不饶,报案了,你们昌河派出所去把人抓了,狗剩子的铁哥们,他们一块堆儿挣钱做买卖的,你看看能帮就帮帮呗,都不容易!”

吴玉良吃了一口红烧肉,摇头道:“要是真把人打瘫巴了,那就是重伤害!不判个十年八年的下不来!”

“那可不行!那胡刚这辈子不就完了,你想想办法,人家肯使钱,你说个数,人家立马就送来!”韩宝凤说着又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吴玉良的饭碗里。

吴玉良喝了一口酒,咂咂嘴巴,点头道:“五粮液就是好喝!媳妇啊,不是我不帮这个忙,我现在不管案件,我是常务副局长,主管治安业务的是孙副局长,主管刑侦的是老魏,上面还有马局,案子的事儿,我不好插手啊!”

“得了吧,你别回家还跟我耍官腔!听话啊,这是个机会,你想啊,案子越大,咱给人家办下来,那不更显得咱有能耐吗?以后俺家那帮亲戚,谁不得高看咱一眼?”韩宝凤凑过来,伸手在自己小老公的腿上摩挲着。

吴玉良最吃媳妇这一套了,别管自己在外边跟野女人玩得多嗨,回到家里,只要自己的胖媳妇小手往自己的跨档一伸,隔着裤子给自己一揉,那叫一个舒坦!

他一把按住还要往里面深入的小胖手,连忙说道:“我想办法,我想办法,我先打听打听咋回事儿,也不能就听狗剩子一面之词……”

韩宝凤咯咯乐了,胖乎乎的身子整个贴过来,伸手搂着丈夫的脖子就亲了一口,还端起酒盅喂了吴玉良一口酒。“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啊,这事儿必须办好了,既然能判十年的案子,那咱也别客气,跟他要十万,不行,他赔人家二十万,捞自己也得这个数,咱跟他要二十万!”

“姐姐诶,你掉钱眼儿里了,啥钱都能挣啊?这事儿我得先问问,你先让我好好吃饭,吃完饭我给昌河派出所的陈所打个电话,这么大案子,说不定已经转局里了。”

“那你快吃,赶紧的,吃完饭就打电话!”

吴玉良三口两口把一大碗饭吃了,放下筷子就拿起电话,拨通了昌河派出所所长陈明的手机。其实吴玉良一听老婆跟自己的讲的那个情况,就知道这事儿能办,昌河派出所的所长陈明是自己当所长时候的手下,他能当上这个所长,全都靠的自己提携他,所以他一听是昌河所抓的人,就知道,这事儿准成了。

“陈明啊,你在哪儿呢?”

“啊,是吴局啊,我在所里呐,有事儿啊吴局?”陈明似乎那边有些乱糟糟的声音。

“嗯,有事儿找你,那啥,我待会儿开车过去问你点事儿,电话里说不清楚。”吴玉良说完放下电话,伸手一把将体态丰腴的老婆搂过来。

“姐,这事儿我得去面谈……”

“晚上还出去,在电话里面不能说啊?我还不知道你们男的,晚上那个出去办事儿,就没好事儿!”

“你瞅你!俺这不是出去给你家办事儿吗,不是你要……哎呦,别掐了,掐坏了你就没有用的了!”吴玉良话还没说完,下面就让韩宝凤狠狠掐了一把。

“出去也行,先把公粮交了再去!”韩宝凤伸手就把吴玉良的裤腰带给解开了……

给老婆交公粮

交公粮,这是吴玉良每天的必修课。只要韩宝凤的大姨妈不来,这公粮是一定要交的,也不是听谁说的还是从网上看来的,韩宝凤说,女人减肥的最好办法就是跟男人亲热,高质量的跟男人交欢会最大限度地燃烧脂肪。

看满大街走过的窈窕淑女,一个个水灵灵的亭亭玉立,说不定那都是男人的杰作!别的不说,就说这女人的胸,那是要自己心仪的男人用手用嘴来刺激才会育得更加傲人。还有女人的腰,最好每天都被男人的大手抚摸揉搓,小肚子的赘肉就不会生出来。翘臀就更是不用说了,小屁户挺挺翘翘的,那都是男人的手掌抓揉的结果。

韩宝凤就怕自己的小老公这一出去就后半夜才回来,尽管自己的老公从结婚到现在,总体上看还是“老实”的,晚上那个一般都不大出去,规规矩矩到点下班就回家,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但是平常跟自己要好的姐妹们、闺蜜们都说,男的没一个好东西,看着道貌岸然的一个个,只要逮着机会,一个比一个贱!

所以,要想守住男人,关键就是不给他出轨的机会。现在晚上出来混的那些小妞儿,那自己的脸蛋儿画得跟小妖精似的,巴不得男人上来舔。男人晚上出去,正是搔浪的小妖精们出没的时间,那可是最危险的。

可是,男人都是借口有事,还都是“正经事儿”非得出去,那就还有个办法,那就是在他出门之前就把他掏空,逼他交了公粮。据说男人的花/心是“粮”太多的刺激,只要把他的粮都放出来,他那个就力不从心了,见了搔货也挺不起来了。

现在,韩宝凤就要把自己的小老公的粮给下了。对此她有一整套的调理夫君的手段,她媚眼迷蒙地开始嗲:“老公呀,那个事儿不急,姐姐这儿了,你快点给姐姐弄弄……”

“回来再说吧,”吴玉良知道老婆要干啥,那里面了,咋整,就得把自己的水龙头伸进去给她灭灭火,可是自己下午才在那个王壮的老婆贺巧珍的肚皮上释放了全部的能量,这会儿功夫能积攒起来多少公粮呢?这“公粮”都变成“余粮”了,“去晚了派出所就把人犯移交了,就不好办了呀!”吴玉良开始糊弄自己的媳妇。

大凡在外头有“事儿”的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本事,那就说谎话张口就来,绝对不用打腹稿不带脸红的,没有的事儿都能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这位吴副局长更是深谙此道。

“来来,不耽误事儿,很快的,姐姐的手法保你两分钟就缴枪!”韩宝凤把自己的上衣解开了,一对儿大咂咂儿露出来一大半!还别说,韩宝凤胖是胖点,也不能说是胖,是丰满,属于比较丰腴的那种,反到对男人有无限的诱惑。

吴玉良身不由己,被老婆按在沙上。吴玉良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快慰,他闭着眼睛,只想这样的“折磨”快点结束。可是偏偏他下午在那个舞蹈女人的身上耗尽了太多的粮食,现在越是想快点整出来点儿,越是出不来。

老婆的身子很沉,撅得他感觉自己就要被弄断了。上面的韩宝凤却欣喜若狂,往日里只要小老公只要一挨自己的身子,上去用不了三分钟,准得缴枪放粮,可是今儿不一样啊,这老半天了,这可太难得了。

韩宝凤的身体被唤醒了,她觉得今儿自己要丢一回了。她越起劲儿地折腾起来……

女人倒地是体力不支,一会儿就支撑不住了,觉得自己的身子酸酸软软的,一下子就趴在了男人的身上。

吴玉良努力在脑子里面把自己个的媳妇韩宝凤想象成贺巧珍,他一手搂紧了女人的蛮腰,想象着贺巧珍,终于完事。

韩宝凤在男人的身上趴了好一会儿才起来,“行啊,玉良,今儿你表现不错,姐姐着实美了一把,咯咯咯。”

吴玉良直挺挺躺着,老婆用茶几上纸抽里的手纸仔细地给他擦拭了……

“我得走了,把车钥匙给我。”吴玉良起身,收拾好衣裤,韩宝凤拿着车钥匙,因为刚刚承欢滋润,一脸的光彩洋溢,站在他的面前。

绯色仕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绯色仕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动漫健康历史推荐

  • 传统民居雕饰:充满人文气息

    编者按第三章远者何如近者亲——公共空间村落是由古代先民在农耕文明进程中,在族群部落的基础模式上,进而因“聚族而居”的生产生活需求而建造的,是具有相当规模、相对稳定的基本社会单元。传统乡村是熟人社会,村民之间彼此了解。在共同生活、生产的历程中,形成了互助互爱、互帮互敬的优良传统,营造了融洽的邻里关系。自古以来,乡村也存在着公共空间,诸如村口、街头、树下、河边、渡口、广场、桥边、晒场、茶馆、磨坊、水井、合作社、村委会、村小学等,还有各种乡村民俗节庆、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这些都可以成为乡村公共空间。这

  • ​ 【茶知识小课堂】末茶or抹茶,确定不是通假字?

    古时:将春茶嫩叶,用蒸汽杀青(现在中国的茶叶大部分是炒青,说来话太长,不是主题,下次有机会再讲这个做茶的的工艺)然后做成团茶(饼茶)保存,有点像现在的普洱茶饼一样,但是那时候茶叶是上层阶级的享用之物,非常讲究,上贡的茶饼还有龙和凤的模印,所以也叫龙凤团茶。然后,喝的时候放在火上烘焙干燥,然后用天然石磨研磨成粉末。古人磨粉的工具那是相当齐全的。首先用茶臼(jiu)把茶碾碎。其次茶碾。其次茶磨继续。经过三道程序,茶叶成末末了~然后可以开始点茶了,点茶师先用一茶勺,将粉末茶盛入建盏,冲入沸水,用茶筅快

  • 见闻|别再被古装剧误导了,古代女性才不戴这样的首饰!

    经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ID:atmuseum)授权转载由于懒怠考据,看某些古装剧的时候总有一种“大家来找茬”的无力吐槽感。就拿女性的发饰来说,打着复古的名号,却做着莫名其妙的改造。甚至明说自己是“架空”,让人无言以对。▲《绣春刀》中万贵妃剧照要知道在古代,女性的发饰有“头面”之称,既然称为“头面”,代表的就是脸面,它不仅代表了财富、审美还有身份地位。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开心,顺便乱戴。▲《女医·明妃传》剧照这部发型还是比较尊重史实的本着惩前毖后,正我汉风的决心,小编时隔许久为大

  • “末日”来临前要做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并与其结婚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据美国《人物》杂志近日报道,两名美国犹他州男子,不仅绑架多名幼童,竟然还做出交换彼此未成年的女儿,与其“结婚”的荒唐事儿。这两名男子,一个叫萨缪尔·沙弗(SamuelShaffer),今年34岁,另一个叫约翰·科尔萨普(JohnColtharp),今年33岁。据犹他州当地媒体《盐湖城论坛报》获得的一份搜查证词显示,沙弗向警方透露,他与科尔萨普的8岁女儿结婚,而科尔萨普与他的7岁女儿结婚。这件事之所以被捅出来,源自约翰·科尔萨普的前妻,去年12月1日

  • 贾乃亮,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转载自视觉志经公众号授权转载沉默许久的贾乃亮,在昨晚发了一条长微博,解释这次李小璐出轨事件。他说,这对他,对他的家庭都是巨大的打击。他说,他错了,给所有爱他的人添堵了。是他做得不够,他原本以为自己给李小璐的,可以是童话般的婚姻,是一个浪漫且有烟火气的人生,只是,最终却成了最大的遗憾。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竟然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满篇都是自责和抱歉。承担责任,请求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空间,检讨自己,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作为一个受害者。然而他却还在遭遇谩骂。PGone的粉丝把自己的偶像当做受害者,把一

  • 悦读|别人的看法,真没那么重要

    经公众号“二次元猫小姐”(ID:tqq1214cat)授权转载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她家茶几上的车钥匙。我跟她认识两三年,根本不知道她家有车,感觉很意外,便问她:为什么从没见过你开车呀?朋友告诉我,她不会开车,也不太想学,因为上班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平时的活动范围也是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和商场,她根本就不需要用车。朋友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她自己也不开车,这辆车算是个摆设。朋友跟我大吐苦水,买车原本不是刚需,是结婚时讲排场,硬着头皮买下来的。老公兄弟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有购置房车,轮到自己的婚礼时,房子车子任缺

  • 严歌苓小说《赴宴者》选段:“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新浪微博:@严歌苓读书会赴宴者精彩选段“《赴宴者》中董丹用假的身份发现了更多假的东西。实际上,他只是大量虚假中小小的部分。比较起来,他是最无辜的,只是拿了几个红包,骗了几顿吃而已。小说虽然是早几年前写的,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时,这些年,现实非但没有转好,还越来越糟糕。大量的假依旧横行,危害社会,危害道德,危害生命。更加糟糕的是,似乎大家对这些糟糕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严歌苓装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从《赴宴者》谈起“你从来不想成为记者?”“刚开始的时候想,后来就不想了。”“为什么?”“太

  • 对不起,我的善良很贵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我们都知道善良是一种美德,对人要和睦,处事要豁达。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善良,越是会变成被欺压的对象。当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不断的施舍,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人性都有贪婪的一面,时间久了,你的一碗米不够,二碗不够,三碗四碗还是堵不住他的口,尽心竭力也是杯水车薪。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心肠太软,容易被当软柿子捏;心眼太好,容易被当缺心眼看,最初

  • 给岁月,留一份温暖和珍重

    作者:枫林秋水来源于品读时刻这个世界,唯一爱你一生的人就是自己。走过风雨,唯有爱是慈悲;历尽薄凉,宽容才是温暖。一直相信,以一份感恩,初心不改,岁月终会待以温柔。红尘路上,在一场不经意的重逢里,遇到一朵尘缘的花开。走过光阴的山山水水,用了一生的时光,寻找岁月的梵音。终于等到一个阳光的午后,一个温馨的小屋,一盏茶香和一首安静的诗。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今生所有遇见,都是循着前世种下的果。繁华落尽,尝遍人间冷暖,前行的路上,顾影自怜,一个人的风景,终要走出自己的城。时光的静处,更喜欢一种纯美

  • 2018女人标准体重表

    减肥是女人永远的话题这里给大家分享2018女性标准体重表如果哪个二货跟你说要减肥了把上面的表甩给他同时给他下面的表情